2005/10/26

【未秧歌】11-15
分類:未秧歌




11.開學(1990年9月4日 星期二)

今天打開日記本,才發現我已經一個月沒有紀錄我的生活了。

回想這個月,簡直是忙透了。家教班人數過多,我只好分成兩班,於是每天都要上課﹔又排了兩次的校外教學,兩次的表演活動,光做這些的前製動作就已經活了不少時間了,不過,這些都已經過去了,這一個暑假,充實、忙碌、荷包滿了。

開學的第一天我騎了我的新五十西西機車去學校註冊,家裡雖然離學校不遠,但是總區與法學院兩地跑,有時趕校車上課還遲到。所以,我把我家教般賺的錢投資在身體的自主性上面了。

註冊完成後,遇到同班的幾個男同學,大家便一起去新生南路的台一吃冰,那些人討論的話題不外乎暑假到哪裡去玩,看了什麼什麼電影,去MTV店看了很多的經典名片之類的,我倒是不太想講我的家教班,我發現我們這一桌,還有一個男生很沉默──大寶。

吃完冰,大寶在結帳的時候偷偷的拿給我一封信。之後,我看著胖胖的背影,扭扭捏捏的遠離我的視線,在這個烈日午後。



12.找家教(1990年9月19日 星期三)

剛開學的日子,到比暑假的日子還輕鬆,雖然大部分的課都在法學院上課,但是我還是喜歡校總區的悠閒日子,可以坐在椰林大道旁的樹下看一下午的書,到活動中心的社團辦公室聊一個下午的天。

這種放鬆的日子過了兩個星期,在我經過家教社的門口那一剎那,突然忙碌了起來,我隨便選了兩個離我家比較近的女學生,打了電話便跑去面試了,家教的鍾點費以我們這種窮學生來說其實真的很高,但是如果家教老師有責任心的話,經常要二十四小時服務的。

晚上,打扮了一下便跑到一個今年國三,準備要考聯考的女學生家裡了,燈光明亮窗明几淨,都是日光燈,看來就是非常節儉的小康家庭,父母都是公務人員,態度和藹可親,客廳除了電視沙發茶几電話以外,就空空的,簡單不能在簡單的了,而一旁的小女孩穿著學校的制服,安安靜靜的坐在餐桌椅上。

當我跟她父母談好家教的科目以及時間酬勞之後,我打算跟那個女孩談一談,她帶我走入了她的房間,沒想到跟外面的裝潢佈置有天壤之別,我好像到了PUB一般,房間貼滿了歌星海報,好多的流行CD唱片,還有小說一大堆,她脫下上衣制服,只剩下內衣,大大方方的跟我說,你已經是我第六個家教老師了,很多老師對我束手無策,有的一個月還沒有領到家教費就不趕來了......。

沒想到她的話真的很多,我一句話也不坑聲,只是她的話經常上句不接下一句的,要聽的懂,實在要花一番功夫,最後我走出房門的時候,她說第一次看到這麼漂亮的老師,可惜身材稍微差了一點。這是我聽到她唯一有與人互動的一句話。

晚上,收到了大寶寄來的信,簡單不過的邀請,一起去MTV看電影。



13.飆車(1990年9月22日 星期六)

今天是第一天去幫家教學生上課的日子,前幾天她給我的下馬威,老實講我想了一大堆的解決辦法,但是都不是很行的通,一直到了要進家教學生的家門口,我還不知道要教什麼?

我騎著我心愛的機車,放下安全帽,面對照後鏡整理了一下儀容,家教學生從我的身後拍了我一下,我突然靈機一動,何不載她到處去走走!

於是我按了電玲上去給她的家長,說要帶她去學校圖書館看看,當我堅持把安全帽拿給她戴上的時候,我才想起我並不知道她的名字。

陳婉婷,我不知道我將要用什麼態度去面對一個功課永遠在倒數前幾名的女孩,喜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卻完全不在乎別人的想法,或許剛好是叛逆的青春期,也或許是家庭太過安逸,總要給別人一點不同,我相信只要建立良好的溝通模式,這一些都不是問題吧!

我愈騎愈快,直接就往陽明山方向騎了過去,她在後面一直喊說不夠快的同時,就在士林河堤的旁邊,我看看儀表板上已經過了100公里破表了,第一次與風賽跑,灰塵迎面而來,世上的一切問題,好像迎刃而解,而身後竟然還載著一名只認識兩天的少女。

夕陽西下,我們坐在陽明山上看著台北的夜景,金星依然是黃昏中最閃亮的一顆星星,我們彼此的話不多,但是我知道她已經慢慢地信任我了,我不知道我竟然會有這種狂野奔放的心,以及這一份勇氣。



14.去看MTV(1990年9月23日 星期日)

今天早上睡了很晚才起來,昨晚與我的家教學生婉婷談了很多,或許是給我的震撼太多,也或許我從小到大的學生生活就是四平八穩,沒有那種矛盾與掙扎。

青春期的我唯一一次與母親吵架是因為我不想去上學,升學主義的國中教育,讓每一個老師都變成了惡魔,記得我們國中的導師懷孕的時候,我們全班的同學才知道她當時才二十八歲,不是我們想像的高齡產婦,老師與學生的關係至此,還談什麼愉快的成長回憶呢?

到了中午,我才想起來跟大寶約去太陽系MTV看電影,那裡的經典黑白片最多,在刷牙洗臉的時候我還在想,到底第一次約會適不適合看費里尼的片子?還是看西區考克的片子比較適合?

到了出門的前一刻,婉婷打電話來了,說她待在家裡無聊,父母又不想讓她跟那群死黨在一起,只好找我求救!

於是,她就成為MTV中間的一個不大不小的女生,大寶倒是與她十分健談,好像我是電燈泡似的。



15.再看MTV(1990年9月30日 星期日)

剛剛開學課業不重,但是買的教科書倒是不少,每天拿著書本在校園走來走去,身體的負擔很大的,幸好本週多了一個胖胖的工讀生來幫我背書包,就是大寶。

或許是談的來吧!我們下課的時候無話不談,談家教、談課業、談家庭、談興趣、也談電影,老實講,我不是那種什麼話都可以在任何人面前講出來的人,但是大寶就是可以找出很多話題一起討論的人,沒有冷場。

當然有很多心理的話,我不會講出來,但是他也不會追問,他很開朗,不會像水成有一股憂鬱的氣質,聊聊天很容易就冷場。

今天是第二次跟大寶去看MTV電影,沒有了中間的電燈泡感覺還是怪怪的,我們看的是潔西卡蘭芝主演的郵差總按兩次鈴,由於沒有字幕,所以我看的不太懂,最緊張的是女主角在廚房的性愛場面,緊張的不是電影的劇情,而是孤男寡女在昏暗的包廂裡面,不知道會如何演變。

看完電影的時候,幸好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我趕緊買了一本影響電影雜誌,補充一下我對電影知識的不足。

這時偶遇到社團的學妹與小他一屆的醫學院學弟,竟然一起來看MTV。

總共有2個迴響

  1. 寶兒 2005/10/26 下午11:25

    關於你的反串角色寫成的小說
    讀來蠻有意思

    1990年寫的嗎? 那真是很久前的事啊 竟然15年了

  2. 水瓶子 2005/10/26 下午11:41

    這是2001-20002年寫的!以我大學時代當背景亂想出來的故事,我寫到一半,重貼後希望能夠接著寫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