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1/30

【另類】電子新貴婦:看牙醫的白日夢
分類:另類





「對不起!燈照到妳的眼睛了,哪裡不舒服啊!」年輕的男牙醫輕聲的說著,Ady有點驚慌失措的指著疼痛的地方,醫生用金屬棒仔細地敲著、看著,Ady或許已經疼痛的不知道哪一顆牙齒有問題,但醫生清柔的動作與話語,的確讓她心理放鬆了不少。

*1

Ady大學畢業之後工作不久就嫁給了在新竹園區的高級工程師,他老公工作類似專案業務人員,雖然在台北上班,但是往往在新竹、台北間跑來跑去,不僅如此,更經常飛行在世界各國,聽說年薪有新台幣千萬元以上。

雖然家裡有請佣人打掃,小孩有請大學生來照顧陪玩,Ady總還是覺得忙不過來,雖然年紀不過二十八歲,但看起來就像四十歲的歐巴桑身材,披頭散髮臉部油光滿面,一彎腰下去站直身子,全身就腰酸背痛,還頭暈目眩。

一直到有一天,Ady的牙齒痛的受不了,要出門看牙醫前,才發現不認識鏡子前面的那個女人,不過結婚才五年,以前還是系上的七仙女之一,想到這裡Ady決定忍住牙疼先到美容院去換一個新的造型。

那時Tony剛開始拿到美髮師的考試執照,所以很少人給他設計頭髮,由於Ady趕時間就給Tony自由發揮,Tony大膽地把她又捲又難整理的長髮剪短了,燙了那個時候才剛剛流行離子燙,Ady在兩個小時內由歐巴桑轉變成一個好像大學生俏麗的造型。

Ady照照鏡子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這變化實在太大了,但是牙齒實在疼痛,付了錢就跑到附近的牙醫診所去了。

*2

Ady從小到大看牙醫的次數可以數得出來,每一顆牙齒健健康康、白白淨淨的,所以牙醫診所的好壞實在分辨不出來,哪一顆牙疼她也說不上來,她很害怕到時被醫師問的講不出話來,因為從小到大看的醫生不是年紀很大像老爸一般的威嚴,就是那種愛理不理沒感情的醫生。

她進入了一家剛裝潢好的診所,位於捷運站的旁邊,來來往往的行人很多,但是一進入二樓的候診室掛號的時候,外面的吵雜聲音突然消失了,捷運車子開過的時候也只聽到一點點的聲音。

等了半小時,Ady牙齒痛的幾乎快要暈了過去,護士給她一顆消炎藥好像一點用處都沒有,當她躺在看診的椅子上面眼睛閉起來呻吟的時候,一隻手突然輕輕地接觸到她的臉龐,Ady一驚的閃開,眼睛張開看到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看診台上的燈突然又亮起來照的她的眼睛睜不開。

「對不起!燈照到妳的眼睛了,哪裡不舒服啊!」年輕的男牙醫輕聲的說著,Ady有點驚慌失措的指著疼痛的地方,醫生用金屬棒仔細地敲著、看著,Ady或許已經疼痛的不知道哪一顆牙齒有問題,但醫生清柔的動作與話語,的確讓她心理放鬆了不少。

護士要幫她照X光片的時候,要咬住一片白白的東西,她一直做不好吐了出來,或許是沒有照過牙齒的X光片吧!這樣護士來來回回在門口走進走出不下五次,也有了一點脾氣開始不耐煩。

「沒關係,輕輕咬住深呼吸,一下子就好了,乖!」男牙醫的手沒有戴手套就伸到了Ady的嘴巴裡面,脫掉口罩的醫生看起來非常地帥氣,年紀約莫二十五歲上下,皮膚白白的。

Ady深呼吸一下果然X光片就照好了,但是滿嘴的口水流到年輕醫生的手上感覺非常不好意思,想要開口說抱歉的同時,醫生拿著X光片跟她解釋病因,透過白色的壓克力版看著一團黑不拉機的牙齒,她斜著眼睛看這應該比她年紀小的醫生,又想想他說出來的話好像都是一種寵愛。

她好久好久沒有這種感覺,或者是說從來都沒有這種受寵的感覺!

由於老公比她大上十歲,而從小父親就非常嚴厲的管教她這個老大,要照顧弟弟妹妹,一路成長的過程,就是被管長大的,目前家裡的經濟大權又在老公身上,雖然他也給了不少的零用錢花用,但是每次去百貨公司買衣服、鞋子回來總被老公念了一番。

醫生跟Ady解釋了很多,她完全沒有聽進去,反正就是要把智齒拔掉就是了,她也沒有想到為什麼那麼聽這個只跟她接觸不到十分鐘醫生的話語,或許就只是一種感覺罷了。

*3

Ady從來沒有被打過麻醉藥,有點緊張,當針刺入嘴巴裡面的時候,她抓著醫生的大腿,「啊!」這一聲不知道是她還是他的聲音,她的嘴巴漸漸地失去了知覺,她只知道她的口水一直流出來,被一種像吸管的器具吸允著,眼皮沉重的想要睡去。

醫生的雙手雖然戴著手套,但她感覺到她的雙手在她嘴唇邊摩擦,她的嘴巴半張開著也顧不得口水一直一直的流出,不知道是在夢中還是真實,她喜歡上這種被麻醉的滋味。

醫生的雙手接觸到Ady的舌頭,但她的味蕾一點知覺都沒有,有點恨,只聽到自己的牙齒在搖動、撕裂的聲音,電鑽的聲音一下轉動一下停止,棉花一塊一塊的更換,Ady覺得她的血一定流了很多,不趕打開眼睛來看。

她回想到她的初夜,也就是在她的新婚之夜,老公努力的在她的潮穴進進出出,她那時候完全沒有舒服的感覺,只覺得很痛,聽說第一次做愛處女膜破裂後會流出大量的血,但是她的第一次沒有,她不知道她老公是不是會對此耿耿於懷,她不敢問,而她老公也沒有提過。

這個拔牙也拔的真是久,Ady緊閉的雙眼很久,她開始擔心是不是會出什麼問題,於是打開眼睛,迎面而來的又是那個看診台上的大燈,她努力的看清楚醫生的表情,眼神仍然深邃但是有自信,專心的用器具在Ady的嘴裡面磨著,他的雙手不時的進入她的嘴巴清理血滯與牙齒的碎片。

年輕牙醫的眼睛上方滴下來一顆汗水,剛好滴進來Ady的眼睛,她再度閉起她的眼睛。

*4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漸漸地感覺虛脫,或許是流血過多,一陣陣的搖晃讓她想起了每個星期與她老公的例行公事。

Ady結婚這五年來,老公的身材本來是苗條的竹竿身材,活力十足,但是他發福的很快,目前已經變成水桶腰。做愛的姿勢本來是老公在上方努力,但是自從生了小孩之後,老公似乎已經厭煩,總是希望Ady在上方扭動,這感覺好像坐在一糰沒有豁過的麵粉糰上面,只要努力的用屁股搓動一下,老公就可以達到高潮並且射精。

現在這個看診的姿勢有點像她剛結婚與老公夜夜笙歌的姿勢,診所放著爵士樂就是她喜歡聽的「西雅圖夜未眠」的電影配樂,她好似在夢中回想她這一段婚姻的美好開始,她輕輕地閉著雙眼享受這個逾悅的節奏。

她憶起有一次與老公做愛,時間也是維持了很久,在一陣上上下下搖晃之後,老公用溫柔的雙手從腋下把她抱起來,兩個人成對坐的姿勢,這時堅挺的小弟弟還在她的體內震動,輕輕地從前方到後方劃動,老公吸允著她的乳房,牽動著她的陰道收縮,她再也受不了的叫了出來,潮水也宛如洪水般狂洩不止,就只有這一次是她覺得唯一達到一次的高潮。那時候Ady剛搬新家,新裝潢好家具的味道,跟今天在診所的味道一模一樣,這時候,那個老公的臉頓時換上了年輕帥氣的醫生,更讓她興奮不已。

突然,嘴裡的搖晃停止了,椅背也慢慢地豎直起來,她一陣虛脫的看著牙醫的眼睛,頓時,好像是被抱起的感覺,她回憶著那一次的性高潮,眼中充滿的愛意。

*5

醫生脫掉口罩,對著電腦鍵盤打字,冷漠的說:「好了!回去三餐飯後吃藥,血流的很多要注意多休息,請護理小姐約下次複診的時間。」平淡的口氣,不高也不低,好像職業性的反射動作。

Ady這時候的感覺實在非常地尷尬,剛剛見到年輕男醫生的眼神,輕聲細語的交談與被寵愛的感覺,頓時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是她自己想的太多了嗎?看看手錶,短短三十分鐘的看診竟然讓她想起來與老公那一段高潮的往事,是平常生活的欲求不滿才讓她在小小的診所引發了這些遐想嗎?

Ady站起來頭有點暈,可能是拔智齒血流的很多,護士小姐連忙來扶著她,這個牙醫早已經到另外一間看診室,她在候診的沙發上休息了一陣子,直到所有的麻藥退去後,她的心理才把剛剛那段三十分鐘的遐想與熱潮退去,照照鏡子欣賞她新剪的髮型,想到要回家面對一成不變的家庭,有點失落的感覺。

離開這個新裝潢的診所,Ady回頭看著年輕的牙醫,他雖然在看著另一個女病患的嘴巴,但是眼神似乎斜視著她,她想他口罩下的表情或許是喜歡著她的,她期待著下一次複診的到來。

總共有3個迴響

  1. BouteilleEau 2005/7/9 下午8:07

    自從看了你這篇文,每週二固定去看牙醫的我也開始做夢,后~

  2. BouteilleEau 2005/7/11 下午6:58

    PS.你這個版型配色很清爽,看起來很順眼喔~
    給你掌聲鼓勵!鼓勵!

  3. 水瓶子 2005/7/24 下午5:19

    做做白日夢也不錯啊!Lea 可否介紹長得像林志玲的女牙醫診所。